• 保存到桌面 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会员鸿运国际手机登录

“一支口红”为26位母亲画出美丽新生

时间:2019-01-04 16:52:14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口红  浏览:65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  编者按:在河北燕达道培医院,有这样一个特殊的小群体,她们都是身患血液病孩子的妈妈。为了孩子得到更好的治疗,她们或卖房、或举债,来到异乡全职照顾孩子,过着孤独而苦涩的生活。一次公益彩妆免费培训,不仅帮助她们学到了一门技能,而且让她们重拾面对困难的信心,重新踏上美丽人生。  5年...

  编者按:在河北燕达道培医院,有这样一个特殊的小群体,她们都是身患血液病孩子的妈妈。为了孩子得到更好的治疗,她们或卖房、或举债,来到异乡全职照顾孩子,过着孤独而苦涩的生活。一次公益彩妆免费培训,不仅帮助她们学到了一门技能,而且让她们重拾面对困难的信心,重新踏上美丽人生。

  5年前的冬天,欧莱雅中国与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、北京农家女文化发展中心结成战略合作关系,计划在未来5年时间内,通过“美丽事业,美好人生”公益彩妆培训项目,帮助众多弱势城乡妇女。

  2016~2018年,北京农家女文化发展中心与河北燕郊天才声(小主持人)培训学校合作,开展了3期“美丽事业,美好人生”免费美容彩妆培训班。在接受培训的80人中,有一个特殊的小群体:其中26名女性,都是身患血液病孩子的妈妈。她们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——给孩子治病,聚集到河北燕达道培医院。之前,她们都曾有一个“还算过得去的生活”,一个“充满小确幸的家庭”,然而这一切都因孩子生病而瓦解。在巨额医药费面前,她们或卖房、或举债。为了孩子得到更好的治疗,平稳度过3~5年的移植后康复期,她们告别此前的生活,来到异乡全职照顾孩子。

  而现在,一次免费培训,助她们得以展开新的人生。一支口红,一支眉笔,不仅让她们脸上焕发容光,也帮助她们再次找回踏上美丽人生的途径。

  河北燕郊天才声培训学校的二楼,别有洞天:一排整齐摆放着的梳妆台,每隔一段时间,便会迎来一批新学员。每次在一楼大厅上完美妆课后,学员们都会上楼找到自己的梳妆台坐下,“对镜贴花黄”。2018年10月,32岁的甜妈便在这里度过了异常快乐的一个月。

  初次见面,还是在中国妇女报·中国女网记者的提醒下,甜妈才想起摘掉脸上的口罩。摘掉一层,还有一层。对她和女儿甜甜来说,一直以来,与外界的隔离,除了两层厚厚的口罩,还有重负下未来不知去向何处的彷徨。

  3年前,甜妈和丈夫一直在京打工,女儿就托付给住在陕西一个小县城的爷爷奶奶。

  “只有过年、我过生日的时候,爸爸妈妈才回家。”甜甜年龄虽小,却对此记忆深刻。

  2015年底,甜甜断断续续的高烧,把父母提前唤回了身边。他们带着孩子一路辗转到西安儿童医院,通过淋巴活检,最终确定甜甜患的是慢性活动性EB病毒感染(以下简称慢活EB)。当时的主治医生告诉甜妈,这个病若想治愈,只有造血干细胞移植可以试一试。

  为了给孩子谋生路,2016年3月,甜妈一家带着全部家底来到北京儿研所继续求医。起初,第一个疗程进行得很顺利,到了第二个疗程时(5月份),甜甜不慎发烧感染了肺炎,仅那次治疗就花费了7万多元,即使通过新农合也只能报销35%。

  化疗不治本,还是要尽快移植。主治医生告诉甜妈,要进无菌仓需准备30万元。“是不是有了这30万元,咱闺女就好了?”她忐忑地和丈夫东拼西凑到30万元,只等孩子能顺利接受移植手术。

  然而9月中旬,甜甜做了回输骨髓血几天后,突然出现急性排异。“孩子躺在床上,突然说自己想吐,然后‘噗’地喷出一大口血,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孩子又‘噗’地拉出好多血。”回忆到这儿,甜妈仿佛又陷入了当天的场景,嘴巴也磕巴起来,“当时我舌头打结出不了声,整个人瘫倒在地,连呼叫铃都是女儿自己按的。”

  严重的反应和病情,让甜甜成了仓里最严重的一个,也是欠费最多的一个。“从8月24日进仓,到11月16日出仓,一共花了150万元,每天都是两三万元地往上涨。”不断筹钱,又不断欠钱,甜妈一家的欠债就像滚雪球一样,不断膨胀。

  “这种病就是烧钱的病,可为了孩子,再难也不能放弃。”来自新疆的郭萍,在这个小群体里陪护资历最久。2014年,5岁的大儿子被查出再生障碍性贫血,自此,她再无心自己。

  “中西医结合吃药吃了三年,花了几十万元。进仓一次就花了80多万元。这些年的花费至少有160万元。”

  目前孩子已进入稳定期,但维持仍需不菲费用。郭萍算到:一盒抗排异药就五六千元,还吃不到一个月。出现排异反应,一个月就得一万多元。每三个月孩子就要做一次骨髓穿刺,费用也要一万多元……

  虽然负债累累,但郭萍很有骨气。“不能总给社会增加负担”,4年多来,她只通过水滴筹凑了一点钱,其他50万元都是借款。“自己的孩子生病,责任全在自己,不能总让社会掏钱,自己借的钱才有动力努力挣钱还钱。”

  “以前在饭店做服务员,也不需要什么技术含量,现在年纪大了,就想学一份手艺,靠手艺挣点收入。”甜妈的境况,可以说是小群体中的一个缩影。

  为了供弟弟上学,已36岁的熊艳初中毕业便早早离家打工,尝尽生活百味。2017年10月份,9岁小女儿的一纸诊断——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,一下子将她和丈夫打入深渊。“仅一年时间,女儿的医药费便花了60多万元”。

  “欠债没事,只要孩子好,以后还能挣钱慢慢还。”如今,女儿已经移植8个月,进入控制排异阶段。虽然丈夫已外出打工,但收入尚不够支付全部费用,熊艳也不得不开始替未来做打算。

  能从事美容美妆工作,对这些妈妈来说再理想不过:工作时间相对自由,可以兼顾照顾家庭和孩子。

  但她们大多没钱支付学费。即使有免费的培训班,很多妈妈也要先过两道关:孩子和丈夫。难题在于,为期一个月的培训期间能否安顿好孩子。

  培训班上,老师们不仅教授学员眉毛、眼线的画法,眼影的晕染方法、腮红的打法、如何修饰脸型,以及新娘妆、晚宴妆、舞台妆的不同画法,还教授服装与妆容的搭配和如何处理家庭关系。

  “没学化妆时,觉得自己与世隔离,天天围着孩子,镜子都懒得照。现在偶尔给自己画一画,还挺美的,感觉之前的苦难离自己越来越远,对未来的期待也越来越美。”甜妈脸上终于有了笑意:“明年回老家,孩子试着上学,我也不这么老远的打工,希望就守在孩子跟前找个工作。”

  “以前不会化妆,也没有化妆品,连擦脸油都不用。”学习中,各式各样的化妆品和工具,给新手熊艳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,也让她成为公认的“妆前妆后差异最大”的学员。

  “在老师的教导下,我从一个连眉毛都不会画,甚至是连最基本的护肤知识都不懂的农村女性,到现在通过学习也能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。”熊艳说,“虽然在短时间内我没有钱去开店,但等女儿病情稳定我们回家后,我也有了一技之长,可以找一份美容的工作,为家里出一份力。”

  采访中,熊艳依旧习惯素颜,甜妈简单地涂了口红,而郭萍的妆容是最亮丽的,这也帮助她遮住了面容的憔悴和生活的苦涩,显得气色红润、精神饱满。

  进班前,长相姣好的郭萍便在美容店打过工。进班后,老师夸她是“最有天赋的一个、技术最好的一个”。采访中,她乐于分享自己积累的化妆小秘籍:“涂完口红,用棉签轻轻地按唇形描一遍,这样既不会掉色也不会沾杯。”

  对她来说,参加这个培训班意义非凡,“给每天重复照顾孩子、买菜做饭的生活找到了一个小小的突破口,找回一点属于自己的快乐。”说起内容丰富的众多课程,她眉飞色舞:“所有的课程对我都有帮助,针对我未来的计划都能用得上。”如今,她已经赢得几个忠实病友粉丝的追捧,隔三岔五便上门请她美容。

  相比郭萍尚在萌芽的美容事业,参加过第二期培训班的王艳迪已经学有所用、在这一行闯出了一片天地。

  2017年9月,王艳迪的儿子在河北燕达道培医院接受骨髓移植救治,由于花销很大外债累累,儿子出院后,由身体不太好的丈夫在家陪护,王艳迪则接下了外出挣钱的重任。

  “快到50岁的我没有文凭、没有技术,应聘处处碰壁,当时特别沮丧。”悲伤徘徊中,还是孩子的志愿老师、燕郊天才声(小主持人)培训学校校长的推荐介绍,她才得知有个美妆免费培训班即将开班。

  “老师在第一堂课就告诉我们,这个培训班不仅能提供专业的技能培训,还会辅助我们后续的就业创业。”兴奋的王艳迪立刻心跳加速。她格外珍惜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,认真刻苦学习技能,通过一个多月的培训,不仅掌握了美妆技能的要领,并很快在实习锻炼中开始陆续获得收入。

  “一技在手路好走,这话说得真没错!”回到家乡哈尔滨后,王艳迪继续进行了三个月的美妆学习,并很快投入工作。“每天都能接到预约顾客,还在妹妹的店里担任了‘培训老师’的重要工作。收入稳步上升,不但为家里偿还了部分债务,还能给当地像我一样曾萎靡颓废的病友免费传授技术,让她们也找回丢失的生活信心。”

  王艳迪由衷地说道:“有这样的机会帮助我学到一门技能,不仅给了我面对一切困难的信心,面对明天的美好憧憬,还让我知道:原来我很有用。”


相关评论